患白血病的4岁乖娃 需等着家里卖稻子的钱接续治疗

资讯 > 长春24小时 来源:长春晚报 作者:于慧 时间:2019-10-29 08:41:12 编辑:King
0

患白血病的4岁乖娃 需等着家里卖稻子的钱接续治疗

轩轩的妈妈正在无菌仓内陪孩子、每天的三餐都是轩轩爸爸做好送来、把餐具用开水烫一下杀菌、中午送饭的时候跟妻子面对面说句话,问问孩子情况。于慧 摄

长春晚报记者 于慧

4岁本是无忧无虑的年纪,但对于轩轩来说,面对的却是无情的病痛,一连3个疗程的药物治疗,让原本开朗活泼的孩子变了样儿。在无菌仓内,这名叫轩轩的孩子忍受着药物反应带来的恶心、呕吐,沉默、孤独地度过每一天,即便有妈妈陪伴在身边,他也很少露出笑容。看着孩子难受的样子,轩轩的妈妈心如刀割;在无菌仓外,轩轩的爸爸即便不会做饭,也每天努力地学着,尽可能给孩子做出可口的饭菜。因为已经欠费好几天了,轩轩的爸爸急着卖掉刚收回来的稻子。28日,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小儿血液科疗区病房外,记者见到了轩轩的爸爸。他焦急地说:“家里那些稻子是孩子治疗白血病仅有的经济来源,您帮帮忙吧!”

突然贫血乏力的原因竟是白血病

28日中午,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小儿血液科疗区无菌仓病房前,不断有患儿的家长送来做好的饭菜,在这些身影中,轩轩的爸爸也是其中一位。

“孩子今天咋样?”无菌仓病房门打开,他一边把饭盒递给妻子一边问。“挺好的。”戴着口罩的妻子眉宇间露出微笑回答说。这边把饭盒送进去,转过身他又马上来到消毒间,把轩轩吃饭用的餐具用开水烫了又烫。“孩子正在化疗,一点儿抵抗力都没有,就怕感染发生,餐具天天都这样消毒。”说着,他又用开水把餐具烫一遍,转身回到病房门外,把餐具递给妻子,轩轩的爸爸这才暂时有了休息时间。

“也不知道今天做的饭孩子爱吃不?”站在病房门外,轩轩的爸爸自言自语地说。原来,在轩轩没生病之前,他从来就没做过饭,就是蒸大米饭的简单活儿,也是孩子生病后跟轩轩的姥姥学的。至于炒菜的事儿,更是一点一点摸索。“孩子生病后,吃的饭菜要清淡,我还能勉强对付。”说着,轩轩的爸爸也不好意思了。

说起孩子生病的事儿,轩轩的爸爸低沉着声音说:“从来都没想过这样的事儿会发生在我们身上。”时间回到4个月前,那时,一直活泼好动的轩轩经常说自己累,以前玩起来都是不叫停都不知道累的孩子,那几天却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,除了乏累,原本红润的小脸蛋也一下子变得苍白。看着孩子的样子,他和妻子还以为孩子吃得不好,可伙食改善了也不见孩子活泼起来。随之而来的是孩子出现发热、咳嗽的症状,二人马上带孩子去诊所,一连几天的治疗,只见吊瓶增加却不见孩子好转。为了弄清楚病情,他们带着孩子来到农安县医院。“到医院一验血,医生就告诉我们去大医院再看看。”轩轩的爸爸说。随即,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吉大一院,轩轩当天就被收住院。那天,拿着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B型(简称“急淋B”)的化验报告,他和妻子抱在一起痛哭许久。直到那一刻,轩轩的爸爸才知道,孩子在家的时候出现的贫血、面色苍白、头晕、乏力、发烧、咳嗽等症状竟是该病的最初表现。

爸爸为了孩子天天研究菜谱

快3平台“第一次走进这个疗区,我的腿都软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!”说着,轩轩的爸爸眼里露出了无助和迷茫。然而,疾病面前容不得他和妻子有半点儿后退,因为他们退缩了,等待轩轩的就是错过治疗时间,疾病的症状也将越来越严重。就在住院的最初几天,他们在疗区内看着一个个同病相怜的孩子家长,大家彼此间的互相鼓励与支持,互相传递的治病经验与希望,轩轩的爸爸也找到了希望与努力的方向。

但轩轩第一次化疗开始的时候,轩轩的爸爸在无菌仓病房外还是蒙了。“从来没做过饭,让我给孩子做饭真整不明白。”轩轩的爸爸说。原来,在家的时候,由于轩轩的爷爷、奶奶身体不好,所有的家 务活儿都是轩轩的妈妈一个人忙。如今,轩轩生病了,轩轩的爷爷、奶奶着急加心疼也一病不起。为了把做饭的事儿学会,轩轩的姥姥从家赶过来手把手教了好几天。

“今天给孩子做了什么?”听记者这么问,轩轩的爸爸笑了一下说:“对付做吧,好在孩子吃的清淡,我还能对付。”早上送饭的时候,轩轩的妈妈说孩子要吃干豆腐,他就按照儿子给出的菜谱,简单地做了干豆腐汤,为了增加营养,还给孩子加了菠菜和胡萝卜。记者了解到,正在化疗中的轩轩有很多食物都不能吃,别人眼中有营养的食物,对于轩轩来说却是危害。经过两个疗程的化疗,4岁的轩轩也懂事地不哭不闹,平时不喜欢吃的蔬菜,他也会吃一点儿,平时喜欢吃的,为了治疗需要,他也从来不要。

轩轩成了无菌仓内最乖的娃儿

记者了解到,在化疗的过程中,轩轩要忍受的化疗反应让夫妻俩心疼不已。“有好几次跟他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都能听出妻子又哭了。”说着,轩轩的爸爸沉默了。为了照顾轩轩,自从孩子接受化疗开始,轩轩的妈妈就跟儿子一起走进无菌仓照顾他。每一天,看着孩子被化疗药物折磨得出现恶心、呕吐等症状的时候,轩轩的妈妈只能默默地流泪或是抱抱儿子。

快3平台由于药物的作用,轩轩变得不再活泼、爱笑。“刚入院的时候,轩轩总是笑眯眯的,看见谁都一脸微笑,可招人喜欢了。”轩轩的责任护士于杰说。她告诉记者,别看轩轩因为化疗变得不爱笑了,但在无菌仓内还是特别听话的孩子。轩轩从来不哭闹,难受的时候,就自己默默地躺在病床上,皱着眉头挺着。“看着孩子那样,真叫人心疼。”于杰说。记得有一次,于杰给轩轩拔完针后,要对手臂埋的PICC针进行冲洗,可就在这时,聪明、懂事的轩轩早早地把冲洗液递给她,当她接过来的时候,轩轩也微微一笑。“孩子可懂事了。”说着,于杰又忍不住夸轩轩。

就在采访的时候,记者在疗区走廊内的信息栏中看到一张欠费明细单,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轩轩的名字,上面清晰地写着,“费用终止时间2019-10-23,余额-3,649.75”。看着上面的欠费信息,轩轩的爸爸无助地叹气说:“已经欠费好几天了。”

记者了解到,轩轩一家生活在农安县黄鱼圈乡,为了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,轩轩的爸爸没有选择外出打工,而是在家种地。今年开春,家里的水稻田依旧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。。可没想到,就在庄稼要丰收的时候,轩轩却意外生病了。“前几天没时间回家,都是大家帮我把水稻收割完了。”轩轩的爸爸说,由于没有时间,收完的两万多斤水稻还堆积在院子里没卖出去。而现在,水稻能否马上卖出去,直接关系到孩子治疗的费用能不能马上交上。“为了孩子我们只能往前走,并且医生也告诉我们,急淋B的治愈率很高。”轩轩的爸爸充满信心地说。如今,他们不仅拿出家里的所有积蓄,还从亲戚那里借了些钱。然而,面对整个疾病治疗过程中需要的14个左右的化疗过程,这也只是刚开始,面对未来40万元—50万元的治疗费用,让一家人难上加难。

您觉得这篇文章: 不错0 一般0
money

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  •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:“吉和网”或“东亚经贸新闻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,未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,已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“吉和网”或“东亚经贸新闻”。
  •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。联系方式:dongyayunying@163.com